陕西28岁女副县长完整履历公布

原标题:“二十八岁女副县长”完整履历公布

本报记者 孙海华《中国青年报》(2015年12月12日02版)

28岁出任副县长的刘亚萍,因在县政府官网上公布的履历不全身陷“履历门”,连日来被网友持续“追问”。12月11日,这一事件有了最新进展,当日下午,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政府官方网站公布了该县副县长刘亚萍的完整履历,确认其28岁时由榆林市编办政秘科科长成为子洲县副县长,并于2011年到神木县任职。

该事件由一条微博引发。12月9日,“网友@麻毛雄”发布一条微博,以“领导的履历是机密吗”为题,称其从今年10月1日开始发微博,希望申请公开神木县副县长刘亚萍的简历。然而,两个多月过去了,仍未得到任何答复。

“网友@@麻毛雄”是神木县当地人。此前,他在浏览神木县政府网站时偶然发现,副县长刘亚萍的履历只有“寥寥数语、过于简单”——刘亚萍,女,汉族,1979年8月出生,陕西省佳县人,中共党员,大学文化程度,现任神木县副县长。

此后,麻毛雄从公开信息中查到,刘亚萍在神木任职前,曾于2007年9月至2011年10月任榆林市子洲县副县长。照此推算,“1979年8月出生的刘亚萍,在2007年9月任子洲县副县长时只有28岁”。

“网友@@麻毛雄”10月1日发布的微博中,同时@@了相关政府微博,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应。10月13日,麻毛雄向神木县政府申请公开相关信息;12月2日,再次向县市两级政府寄送EMS邮件,申请信息公开。

“我希望神木县政府能公开刘亚萍的标准履历,比如读的是哪所大学,具体的职务变动情况等,政府官员的履历总不能成谜吧?”在发给神木县政府的信息公开申请书中,麻毛雄认为:为了解领导,提高政府工作的透明度,基于公民权利,申请公开刘亚萍副县长的履历。“恳请政府依据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出具回执,按法定时间给予申请人书面答复。”

然而,两次依法申请信息公开,并没有获得当地政府的回复,直到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高度关注。12月10日,神木县相关部门作出回应:网站确实存在对领导的履历公开不完整的情况,将尽快加以完善并向外界公布。

由于没有提及具体的公布时间,此回应再次引发舆论的诸多猜测。署名为朱永杰的作者发文表示,整理副县长的履历很难吗?组织部门就有现成的;公布副县长的履历很难吗?这可是个问题。

还有人发文称,“28岁当副县长却没有完整履历,肯定会引发舆论热议。”公众质疑28岁女副县长,不是怀疑其能力和水平,而是希望及时看到应该公开的信息。

当日,麻毛雄也向记者明确表示,如果政府在法定期限内不予答复,他将就此提起行政诉讼。

11日下午,神木县政府终于公布了刘亚萍的详细履历。更新后的信息显示:刘亚萍1997年9月至2001年7月在延安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学习;2001年7月至2001年11月全省公务员考试录取后待分配;2001年11月至2004年9月任榆林市编办科员;2004年9月至2006年12月任榆林市编办政秘科副科长;2006年12月至2007年9月任榆林市编办政秘科科长;2007年9月至2011年9月任子洲县政府副县长(其间:2008年9月至2011年7月在陕西省委党校经济管理专业学习);2011年9月至今任神木县政府副县长。

在县长分工中,刘亚萍负责教育、文体、广电、旅游、卫生、计生、食品药品安全、价格管理等方面的工作,分管县教育局、文广局、卫生局、计生局、旅游局、食药监局、物价局。

记者注意到,履历同时完善更新的,还包括该县其余3名政府领导。此前,记者登录神木县政府官方网站看到,在“领导之窗”栏目里,该县四大班子领导均有罗列,但其简历均和刘亚萍的一样,只有出生年月、籍贯、学历、现任职务等基本信息,缺乏完整的履历。

一份由神木县提供的“说明”显示:神木县政府门户网站开通后,根据省市政府门户网站建设要求,按照统一的格式和标准公开了领导个人简历。近期,居民反映神木县政府门户网站公布的政府领导个人简历较为简单,为此,我县及时进行更新,详细公布了县政府领导的个人简历,进一步提升政府工作透明度,便于接受广大群众的监督。

对政府网站的更新,麻毛雄表示满意,“这总体来说是一种进步”。

对于刘亚萍22岁参加工作、6年后担任县政府副县长一职是否符合规定,榆林市委组织部表示,是按照程序破格提拔:2007年8月,榆林市县(区)人大、政府、政协换届,根据领导班子结构要求,经民主推荐及考察,并报经省委组织部同意,刘亚萍被破格提名为子洲县副县长人选;2007年9月3日,子洲县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28次会议决定任命刘亚萍为子洲县副县长。

本报西安12月11日电


再不开个会,都没钱去旅游了

如果想出省学习考察,厅级干部带队要分管副省长批,处级干部要厅长批,事先要报线路、报项目……啊,真有这么麻烦吗?


互联网金融靠老头老太供养?

在金融市场的管理上,我们看不到政府在类似管理互联网造谣的那种决心,而这两个问题处理不当对社会的杀伤力几乎是相当的。


朝鲜有了氢弹,中国怎么办?

好在就在小金同志宣布拥有氢弹的当天,朝鲜两大知名文艺团体——朝鲜国家功勋合唱团、牡丹峰乐团抵京,将在国家大剧院演出三天。或许,前者是假戏,后者是真演,小金同志早有安排,我们就看戏吧。


城管,请你不要这么凶

下一次,当你准备对摊贩开骂、动手时,请冷静想一想,这些所谓的“刁民”也是为人父母者,在孩子们眼中他们也是温柔的母亲、如山的父亲,他们用肩膀扛起的是孩子们的美丽梦想,他们应该得到包括城管在内的全社会的理解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