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把我们受的苦告诉孩子们

昨天,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活动结束后,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参加公祭的10位大屠杀幸存者进行了短暂座谈。他与老人们一一握手,并听取几位幸存者讲述77年前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惨遭屠戮的日子虽已远去,但血腥的一幕仍无法忘却。老人们的故事不知讲了多少回,回回流着血泪。

京华时报记者采访多位参加公祭的幸存者,老人们说得最多的就是:“不能忘记历史,得把发生在我们身上的苦告诉孩子们。”

京华时报记者黄海蕾 发自南京

姚秀英83岁

亲人中弹后被日军戳腹

昨天,姚秀英参加公祭活动回来,坐在宾馆大厅里,沉默不语。直到记者主动与她说话,姚秀英说:“我想让年轻人都知道那些事!”

1937年,日本人进城。姚秀英6岁,原本躲在郊区简易棚子里的村民转到地下防空洞,当时洞内藏有七八十人。日本兵把他们堵在洞里,用机枪不停扫射。姚秀英记不清打了多久,她被一排排倒下的大人压在身下,免于一死。此外,藏在防空洞门后的几个人活了下来,其中有她的爸爸。最终整个防空洞里幸存10人左右。她的妈妈以及另外3个孩子都在这次扫射中丧生。奶奶也还在。

天黑后,日本兵走了,父亲把姚秀英从死人堆中拖出来,又把家人的尸体拖到住处。爷爷虽然不在防空洞内,但也遭到日军的枪击,胸部中弹。

次日,日本兵又来扫荡,爸爸和奶奶要抬着爷爷一起逃跑,但是逃不掉,爷爷无论如何不让爸爸抬。姚秀英和爸爸、奶奶赶紧躲藏在屋后侧的坑内。日本兵看见奄奄一息的爷爷,举起刺刀就朝肚子上刺了一刀,把肠子都挑了出来。

姚秀英老人的身体不如前几年了,想想那些惨遭杀戮的日子,在眼前一排排倒下的村民,一辈子都留在她脑海里。她几乎承受不住心理压力,但她说还要再好好活几年,让后人能听她讲这些事情。

阮定东77岁

舍身护孙儿爷爷遭刀刺

日军在南京进行疯狂的屠杀时,阮定东尚在襁褓中,只有7个月大。如果不是爷爷,阮定东早已惨死在日本人的军刀下。

那是在南京城沦陷前几日,日军已经进入城内开始烧杀暴行。阮定东家中有6口人,父母两人,加上爷爷,还有两个哥哥。听到日本人要来的消息,村民们拉家带口就往江边燕子矶方向逃,希望渡江后找到安身之所。

两个哥哥跑得快,跟着父母走在前面,阮定东被爷爷抱着走在后面。“走到江边时,日本鬼子追了上来,对着爷爷的背刺了几刀,我爷爷抱着我,把我压在身底下一动不动,鬼子以为他死了就走了。”阮定东说,后来爷爷忍着疼抱着他爬到船上,让船上的人捎信给已经过江的父母。

父亲得知消息,赶紧赶回来,把爷爷抬回家中,但是三天之后爷爷便离开人世。父亲告诉阮定东:“亏得你爷爷,你要记住你爷爷一辈子。”

如今,阮定东77岁,有了孙子,孙子很喜欢他。老师让以“我的xx”写作文,孙子写了“我的爷爷”。阮定东老人看着孙子的作文,泪流满面,抱着孙子说:“孩子,你知道吗?我也想念我的爷爷呀!我的爷爷更爱我,他用他的生命爱护我。”

讲到这里,阮定东老人的眼红了。他说爷爷的名字叫阮家田,“就在纪念馆哭墙的最后几行,我常去看爷爷。”

夏淑琴85岁

失7位亲人她被历史铭记

昨天,国家公祭仪式上,国家主席习近平为国家公祭鼎揭幕,站在总书记身旁的,是85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代表夏淑琴和一名8岁儿童。

1937年12月13日,日军闯入夏淑琴家,杀害了她7位亲人,仅剩下她和4岁的妹妹。她躲在被窝里,被日军刺了一刀后便昏了过去。醒来后,靠家里的米和炒面,她和妹妹苦挨了14天。“白天不敢出来,晚上找吃的,一天就吃一顿。”夏淑琴姐俩守着一家7口人的尸体过了半月,直到第15天,邻居一位老人发现了她和妹妹,当时夏淑琴的伤口已经化脓。

也许是天意,不幸的夏淑琴被历史选中。时任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主席的美国牧师约翰·马吉用一架16毫米的摄影机记录下了日军疯狂屠城的情景,片中就有夏淑琴的镜头,当时她还是个8岁的姑娘。马吉牧师拍下了收尸队收她家人尸体的镜头。

1994年8月,夏淑琴以战后第一个到日本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身份参加日本民间组织的和平集会,向日本民众痛述亲身经历,披露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当时一位老年男性突然跪在她面前向她道歉,并说他的父亲曾在战场上杀过两个中国人。

对于夏淑琴老人来说,那些事情早已过去,今年12月11日晚,她的重孙子出生了。公祭日上,她还惦念着自己的重孙子。她说,历史不能忘记,应该让他们知道。铭记我们的这段历史,相信他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王义隆91岁

头上仍留有军刀砍的疤痕

1937年,王义隆一家在建业路开烧饼铺。当年8月开始,日军飞机不加区分地对南京进行狂轰滥炸,平民死伤惨重,距离他家不远的八府塘,因为临近中华门,成为日军的重要轰炸目标。

王义隆老人告诉记者,日军飞机投炸弹,炸死几十个老百姓,“出来了脸上全是灰,没有个人样子。”南京沦陷后,王义隆一家人逃到鼓楼附近的难民营。在逃跑前,王义隆目睹了邻居两位朱姓兄弟被日本人杀害。“我亲眼看到他们被打死,哥哥跑的时候经过兄弟家的米店,他就喊了一声‘兄弟’,日本人甩起来一枪,他就死了。他兄弟跑出来,结果日本人又一枪,弟弟也死了。”

难民营的日子也不好过,粮食不够吃。王义隆出去买米,结果被日本人发现,日本兵用军刀连刀带鞘砍在王义隆头上。至今,王义隆头上仍留着那一刀所造成的疤痕。在进入难民营之前,王义隆六十多岁的外公被日本人活活烧死。当时外公躲在舅舅家的防空洞里,日本人听到他外公在里面一哼,不知道是什么人,就将油倒了进去,点火把他烧死了。

局势稍微稳定,全家再回到建业路,才发现赖以为生的烧饼铺已经被日军烧毁。“我挺恨日本人的,烧杀抢掠,毁了我们的家。”王义隆老人说,时隔那么多年,他还是会经常给孩子讲这些事。“应该教育孩子,不能忘记历史,不能忘了我们这辈儿人受的苦。”

(原标题:“把我们受的苦告诉孩子们”)


用国家公祭将历史刻在人心

谴责那些否认和篡改历史的丑陋行为,是一次表态。对不断抬头的日本右翼势力,对于他们不断否认历史的行径,需要用国家公祭这种形式来表达中国立场。相信日本的年轻人也会关注中国的国家公祭日,他们有权利知道这段历史,避免被日本右翼扭曲和篡改的历史所蒙蔽。


日媒在国家公祭日安静异常

12月12日记者翻遍了当天日本六大主流报纸,关于南京大屠杀和中国国家公祭日,竟再无只字片语。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即使在日本互联网上也只有引自中国媒体的报道,基本看不到本土媒体的评论,好像“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完全是另一个国家的事,与日本没有半点关系。


垃圾短信为什么会躲着高官走

本来以为垃圾短信是每个人共同的烦恼,没想到这里面,我们的领导也有特权——只要你是一定级别的官员,就可以不必受到垃圾短信的骚扰。这样的“国家机密”,不是媒体扒粪扒出来的,是运营商自己说的。


意味深长的“少年不可欺”

假如大家都提防着自己的创新思想被偷走,何来创新火花的碰撞?我国要成就为创新大国、强国,就必须重视每一个创新的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