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秦玉海谈侦破两起致数十人死亡凶杀案

李小萌:欢迎来到《新闻会客厅》。今天节目一上来我要和您一起来欣赏几张摄影作品,我们先来看看这一张,非常抽象,是水的波纹,但是拍得五颜六色,非常漂亮。下面这一幅是滴水的瀑布,但是通过摄影技术把它拍成了线一样,很纤细,也很优美。第三张是一个雨后的峡谷的景色,颜色非常绚烂,游人也很多。这三张照片都是拍自于我们国家的河南省,没去过的人可能想不到,在中原地区还有这么漂亮的湖光山色,通过这三张照片我们也看到,作者用他的镜头语言表达出对这片土地深厚的情感,而这三张照片的作者就是前面我们提到的,五年的时间使得河南省的公安形象发生大转变的河南省副省长、河南省公安厅厅长秦玉海,欢迎您秦厅长。

秦玉海:谢谢。

李小萌:这些照片应该属于非常专业的摄影师才能拍出来的吧?

秦玉海:这些照片起初是一个宣传品。

李小萌:宣传什么?

秦玉海:为了宣传河南焦作的山水,宣传云台山的风光,作为旅游推介的一种手段。

李小萌:都在什么地方悬挂了这些宣传照片?

秦玉海:这些照片现在在北京的地铁各条线路,另外在南京等城市地铁也在悬挂。另外两次出了云台山的画册,印刷已经超过两万册了。

李小萌:这是您在焦作任职的时候拍摄的这些照片,可不可以说这表现出的是您身上非常感性的一面?

秦玉海:这个应该说是反映的是我对焦作的一种责任吧。

李小萌:是责任,但是如果没有对美的感受,也不会摄取到这样的镜头。

秦玉海:通过这种感性的手段,来履行我作为一个市长,一个书记的责任。

李小萌:这种感性当您的职务变成了一个公安厅的厅长之后,可能理性的成分要更多,顽强的一面要更强烈,但是我也听说您到了公安厅厅长的位置之后,特别提出来命案必破,在当时那个情况之下,提出这样的一个理念是不是给人感觉,是不是感性大于理性?

秦玉海:当时是我们河南公安机关,我上任的时候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在这之前,2003年河南破了两起案件,这两起案件都震惊全国,一个是驻马店的黄勇案件,黄勇在两年的时间内,利用自制的杀人工具杀了17个人,其中有五个是社会闲散人员,12个是学生。这17个人报案之后都没有立案。第二起案件就是杨新海案件,杨新海在历时三年的时间内,在河南、河北、山东、安徽四省,作案25起,杀了67人。这两起系列案件的侦破用了很长时间,也暴露出我们公安在命案侦破上,我们存在的工作上的漏洞。

李小萌:震惊全国的大案,很长时间没有破,对于河南省公安的形象有什么影响?

秦玉海:当时这两起案件应该说震惊全国,社会舆论哗然,使我们河南公安机关、河南公安民警蒙羞。公安机关破案是应当的,公安机关就是打击犯罪的专门机关,破不了案,就说明我们公安机关,我们公安民警没本事,所以我们的形象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李小萌:据说在有的地方,警察都不敢穿制服上街是吗?

秦玉海:是有这种情况。

李小萌:后来您说的这两起大案破了吗?

秦玉海:这两起案件最后破了,历时时间太长,死人太多,而且杨新海案件不是在河南破的,最后是在河北破的。

李小萌:就是因为以前有这样的疏忽,有这样失职的地方,再加上说要求命案必破,凡是有人命的案子,百分之百的破案率,有人说这可能缺乏一个科学性,所以我刚才会问您是不是感性大于理性?

秦玉海:命案必破这个概念的提出,应该说既有感性的成分,又有理性的成分,说它是感性的成分,这反映了我们公安机关公安民警对广大人民群众这种深厚的感情,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高度负责的这种情怀。如果说是理性的成分,命案必破,当时提出命案必破,挂牌全破,因为这个概念在全国有些公安机关已经提过,河南也不是我去了才提的,前几年就提过,但是对这个概念往往存在各种各样的疑惑,认为做到命案必破是不可能的,理论上是站不住脚的。所以在我上任之后,2004年2月19号,河南省公安机关开了一个命案必破的,就是命案攻坚的全省的电视电话会,针对杨新海、黄勇这两起案件,我当时提出,要为党和人民的利益而战,为人民警察的荣誉而战,这反映了我们公安机关、公安民警要对党,对人民的事业高度负责,如果说感性,恐怕这是反映的一种感情。同时在这个会上,我对命案必破,从六个方面进行了阐述,阐述了命案必破的六个关系,当时我提出命案必破反映的是正义和邪恶、矛和盾、现实和可能、需要和能力、条件和机遇、局部和全局的关系,就是系统地阐述了命案必破符合正义战胜邪恶的必然趋势和规律。只要我们抓住机遇,工作做得好,克服困难,就能够实现命案从局部到全局的这种突破,就可以实现命案必破的这个目标。后来在几个月之后,2004年7月1号,我们又在三门峡又开了一个会议,在会上我又把命案必破这个概念分解为三个层次的目标,第一个就是一旦发生命案,针对每一起命案,作为我们公安机关、公安民警,必须以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去侦破。第二就是通过个案的积累,作为一个县一个市,这个局部要实现命案全破。第三经过各个市、各个县战果的积累,实现全省命案侦破成绩大幅度提高,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们提出的这些观点,这些工作目标已经变成了现实。

秦玉海:农民张官礼九岁的女儿被害,被害之后,由于当时作案现场当时下着大雨,证据有一定的缺失,所以连续多少年这个案件没有破,张官礼多次上访,上访了几年,

秦玉海:这个案子是我接的访。接访之后,过了一段,这个事儿没有解决,没有解决他又继续上访,继续上访,后来我收到这封信之后,我分析信里反映这个情况,我们公安机关的工作还有空间,还有可以努力的地方,只要不到最后的关头我们不能宣布这个案子破不了,所以我提出这个案子要尽最大努力把它侦破,最后我们公安机关组成专案组,历时40天,行程12000里,把犯罪分子从新疆抓捕归案,这个案子还是破了。

李小萌:您是厅长,这样一封信怎么到您手中的呢?

秦玉海:因为我们公安机关有正常的控申接访程序,群众上访的信件只要是写给我本人的,我都会收到,都会看到。

李小萌:信封上有您的名字,要您收,那您保证接的每一封这样的信都要查吗?

秦玉海:只要是群众上访的案件,每一封信我都会认真阅读,而且提出处理意见。像这种涉及到命案,这种严重的刑事犯罪案件,都要认真查处。

李小萌:一个长达八九年都没有破的案子,您看到村民写的这封信,怎么就看出来说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做到家,还有空间?

秦玉海:因为这个案子,公安机关曾经四次起诉,就是被检察机关退回来,退回来说我们证据不足。既然检察机关认定证据不足,我们就要在锁定证据上下功夫,所以最后经过侦查,经过侦办,一系列的工作,固定了证据链条,犯罪分子被抓获。

李小萌:要求命案必破就是要求凡是涉及人命的案子百分之百的破案率,民间其实也流传这样的说法,其实公安机关就会不破不立。

秦玉海:在命案必破,命案攻坚我们整个工作实施的过程中,你说的这种情况也发生过,正是因为有些地方不破不立,或者是瞒报命案,命案发生之后他不报,就是说不破不立,因此我们民权县、伊川县两个公安局的局长,我们发现这种情况,予以免职,这个免职之后,在河南公安机关再也没有发生瞒报命案,或者不破不立的这种情况。哪一个公安局的局长他也不会冒着丢掉自己乌纱帽的这种风险去瞒报命案。

李小萌:您说到免掉公安局局长,恰恰我想问您这个问题,您上任之后有十五位县级公安局的局长被免职。

秦玉海:这15位是我们公安厅,我们督察,我们办案发现工作有纰漏,有失误的,我们直接提出免职的,如果就全省来说可能还要多一些。

李小萌:还要更多,大于15位的被免职的公安局局长,所以有人说您的杀手锏就是免官,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秦玉海:免职这作为保证我们公安机关,我们的作用能够正常发挥,保证我们工作正常运转的一个手段,作为推动工作,对于违法违纪的人员,除了免职,还要依法依据追究责任,当然免职这是我们推动工作当中采取比较多的一种方式。

李小萌:最初的时候是什么让您下定决心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整肃整个公安队伍?

秦玉海:说到这种方式,实际作为我本人来看,这是在工作中,这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工作中发现我们公安民警有不作为,有乱作为,有漠视群众疾苦的这种行为,也有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的。对于这种情况,作为一个公安民警要依法依据追究责任,作为一级公安机关的领导人,作为一个县的公安机关的最高领导人,在查清事实之前,首先要免掉他的职务,然后保证我们这一个县的公安工作能够正常运行,如果不免职,他工作不在状态,精神状态不佳,整个这一个县的公安工作都要受到影响,不知道要多发生多少命案,多发生多少起亡人的交通事故或者火灾事故,老百姓不知道要蒙受多大损失。

李小萌:所以您说这是在一个体制当中非常正常的处理手段,但是面对问题的时候,免还是不免,免谁不免谁,处理的力度深还是浅,其实和管理者的关系还是挺大的,对吗?

秦玉海:对,和管理者个人对问题的看法和工作方式有直接的关系。

李小萌:一些什么样事情触动您说一定要用这样的办法来管理我的这支队伍?

秦玉海:触动我的,使我的思想上受到震动比较大的,还有就是2004年,我们处理郏县公安局局长、政委免职的案件。

李小萌:这也是您刚到任不久。

秦玉海:刚到任不久我们组织了督察队,发现我们部署的全省公安机关部署的追逃利剑行动,是全省统一行动,两天统一行动,我们督察队到郏县去督察,发现郏县的基层公安机关不知道省厅有这样的部署,这个工作在基层没有开展,到县级公安机关,县局长、政委和副局长都不在场。后来局长回来了,发现我们省厅市局布置之后,布置这个追逃行动的方案,他们是复印之后塞到各位局党委成员的门缝里,用这种方式来开展这个行动。追逃行动,我们抓捕的都是我们平时掌握的重要案犯,这些案犯应该说手上沾满了鲜血,背后背负着冤魂,面对这些案犯这样严肃的一个任务,不去贯彻执行,当时我确实感到很气愤。我接到这个督察报告的时候,是晚上八点多钟,第二天上午,原来计划我们要全省开一个电视电话会,学长霞,筑警魂,树形象的,当时学习任长霞这么一个电视电话会,会上原来的安排是由我来做动员报告,我接到这个督察报告之后,我当即决定,我说明天的这个会议,动员讲话由我们常务副厅长来做,就对郏县这种公安机关主要领导不作为的问题,在会上我要认真地讲一讲,所以在会上,我把郏县追逃利剑行动不作为这个事情,事情讲了之后,讲到激愤处,我说你对人民群众的感情哪里去了,你的职业道德哪里去了,作为一个普通人,你的良知哪里去了,我说明天,我说对这个郏县的局长、政委,要立即免职,今天就要免到位,当我讲到这里的时候,我们会场上几百人响起了长时间的掌声。通过这件事儿我也看到,我也认识到,我们从严治警,对于不作为的我们公安机关的领导干部,免职或者给予处分,这是警心所在,民心所向。

秦玉海:但是会议下来之后,我们班子当中有人提出,就是说公安局的局长、政委,他的管理权限在市委,就是我们提出免职,能不能做到,所以会后我就叫我们的政治部主任和平顶山市市委组织部沟通,平顶山市委组织部和市公安局经过调查,当天晚上八点钟市委召开常务会,就把局长政委免了。把他们从岗位上拿下来,叫他们认真反思、反省,以利于他们更好地工作,把有责任心的,有能力的领导同志放到这个岗位上,更有利于推动郏县的公安工作,最终是使我们的人民群众,使我们老百姓受益。

秦玉海:通过这件事情,因为我们就感到,公安机关有大量的这种工作不落实,有了工作,有了安排,有了部署,但是不能落实到基层,所以为了保证工作的落实,我们决定要加强,加强督察工作,所以这件事情之后我们把公安机关我们内部的这种督察,也是内部监督的一种手段,由个案的督察,由重点工作的督察,我们搞了个计划,就是为期一年的集中督察,为期一年的集中督察就是我们对十八个省辖市,一个省辖市一个省辖市去进行地毯式、拉网式的督察,每个省辖市要督察二百个以上的基层股所队,这样就等于翻箱倒柜,把这一个省辖市的公安工作的底就折腾出来了,你的工作状况如何,工作落实的情况如何,这样我们利用一年的时间,督察了十八个省辖市,十八个省辖市,基层所队我们就督察了3682个,查处各种问题四千多个,通过这种大规模的督察,我们公安机关内部存在的一般性的工作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同时这里面有督察之后的整改,包括责任追究等等。

李小萌:当处理力度特别大的时候,一般作为管理者面临的情况,我们可以想像,说情的、反弹的,甚至是反咬的,这在您的考虑范围内吗?

秦玉海:一般的情况可能会有说情,但是我做公安厅长五年的时间,极少有人在我这儿说情。

李小萌:其实当一次行动、一次风暴刮起的时候,它的效果大家都会很认可,大家更关心的是,当风暴刮过之后,怎么让这个提高了个工作标准能够日常化?

秦玉海:这就涉及到我们督察,督察队伍的建设,包括督察这种长效机制的建设,所以从2004年到2005年这一年,我们这种集中式的督察之后,我们加强了省市县三级督察队伍的建设,同时我们针对工作中的问题,我们总结了八种督察方式,建立了正常的督察工作机制,所以督察作为,我感到它作为一把利剑,在对我们公安机关队伍存在的各种问题,对有病的肌体及时进行割除,保证了我们队伍的健康,保证了工作的顺利开展。

李小萌:其实管理除了这种强势或者叫铁腕的方式之外,也可以选择比较有人情味的,比较温和的管理方式,来用情感管理,管理一支队伍,这种方式不能成为一个选择吗?

秦玉海:选择管理方式,这要根据实际情况,根据实际情况,因为在我接任公安厅长的时候,刚才讲到黄勇、杨新海这两起案件,当时这两起案件只是河南公安工作的两起典型的案件,也是河南公安工作的一个缩影,河南的公安工作当时要我看,就是一个患了重病的病人,重病要用猛药。

李小萌:另外我们也发现,在被您免职的公安局长当中,有六位都是因为接访不力,使得他们免去了局长职务。

秦玉海:因为接访我们是面对的广大人民群众,大多数解决的是人民群众合理诉求,涉及到群众利益的事情,我们公安局长麻木不仁,不作为,对我们队伍内部存在的问题不去认真处理,这样使人民群众对我们公安机关有意见,更重要的是使人民群众的合理诉求不能得到解决,人民公安为人民,不能为人民办事的局长,那就不能当公安局长。

秦玉海:当时周慕县有一个农民寇安海,他的儿子酒后滋事,弄到派出所,弄到派出所之后,由于看管不力,或者在派出所滞留的时间比较长,他儿子就死在了派出所里面,这个寇安海就到公安机关上访,要求解决,要求赔偿,当时公安机关南关分局的观点,他认为他的死因不是因为我们执法,也不是因为我们刑讯逼供造成的,公安机关没有责任,这样寇安海就长期上访,开着三轮车,也到省政府上访。后来我们在接访中接访这个问题,实际上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抱着对人民群众高度负责的这么一种态度,来查找自身的问题,我们就有问题。出了问题,我们不找自身的问题,认为是群众的问题,长期拖着不解决,使人民群众,使信访当事人长期承受这种精神的痛苦,通过它的这种信访行为,也和党和政府,给公安机关的形象受到了很大的损害,所以这样的局长,我们经过调查之后,给予了免职。

李小萌:为什么对接访工作您这么看重?

秦玉海:2005年2月17号,我们河南省公安厅搞警营开放周,按照警营开放周的安排,2月17号这一天是厅长接访,厅长接访,可以我们的其他厅长去,也可以我去,因为我这一天公安部还有会,我下午要到公安部开会,因为这是第一次接访,我觉得作为厅长,应该和群众见面,所以我早晨八点我就带着我们厅党委成员到事先安排好的会议室和群众见面,一进会议室,群众已经把会议室坐满了。

李小萌:有多少人?

秦玉海:大概有几十人、上百人吧,有的是抱着孩子,有的带着铺盖,一看就是群众对我们公安机关解决问题是抱有期望的。在接访的过程中,接访的过程中有三位群众提出诉求之后,我做出解决问题的答复之后,当场给我下跪。群众一跪之重,作为公安厅长我确实感到承受不起,当群众下跪的时候,我感到心里是一阵刺痛,我最承受不了的就是我们在接访的过程中有三位群众给我们下跪,我说人民群众是主人,我们政府公务员我们公安机关,我们公安民警是公仆,应该下跪的不是人民群众,而是我们队伍中那些做了错事的公仆,当时我发了这样一番感慨吧,接访之后当即决定在全省要进行大面积、大规模的接访,公安机关要开门接访,要为人民群众解决实际问题。

秦玉海:我做公安厅长这么多年我感到,人民群众对公安机关的要求并不高,只是要求你真心为他办事,事儿的结果有可能办得好,有可能办不到,但是群众他都会理解。去年11月8号,我们搞了个网上,我上网和网民交流,当天交流了一个多小时,有一百多名网民提出了很多问题,回来之后我们梳理了一下,涉及到个案是47起,八个方面的问题,涉及到我们公安厅,最主要是我们办二代身份证,办驾驶证不及时,再就是乱收费、乱罚款等等,这些公安机关工作,存在的经常性的这种老毛病。我们发生这些问题之后,在网上我一一做出答复,回来之后把这47起个案逐一分解到各个警种,各基层公安机关,逐一落实。这个事情解决之后,群众对这件事情非常满意,其中有个群众在网上就留言,他说没想到,我提的这么一件小事儿,省长能这样重视,亲自协调解决,叫省长有些见外了,就叫老秦吧,说以后如果老秦有机会,到我家来作客的时候,我要亲自上厨给老秦做几个可口的菜。看了这个留言之后,当时我很受感动,我觉得我们做的这些事儿,都是我们平时没有做好的事情,我们把它及时把没有做好事情,工作中的问题,把它纠正了、改正了,人民群众就给予了这么多的理解和支持。

李小萌:通过这样的处理方式,接访的工作在河南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秦玉海:接访,河南历史上,(涉及公安机关的)进京访,进京访这个指标,进京访基本都是在第一位、第二位,这个总量,2004年我们开展接访之后,当年我们退出了全国的十位以后,这几年一直在,因为我们作为第一人口大省,一人口的大省,我们现在进京访总量一直在全国的十五位以后,群众大规模到公安机关上访的情况现在没有了。过去我们省公安厅门口经常有人集体上访、下跪,打着横幅,披麻带孝,这种情况都有,现在这种现象再也没有了。

李小萌:通过免职来非常严肃地、有力度地管理队伍,那您提拔人的标准是什么?

秦玉海:提拔人,因为我到公安厅,我第一次讲话,我就职的时候第一次讲话,和厅机关见面的时候,我提出用人要做到六个不一样,其中重要的就是,干和不干不一样,标准就是用人要能够对人民群众有感情,要有高度的责任心和事业感,要有工作能力,核心就是这样。所以这些年,我们作为厅机关提拔了,包括厅机关,包括我们18个市公安局,就是一把手,提拔和协调提拔了三十几个厅级干部,三百多个处级干部,这在我们河南省公安机关历史上是最多的。

李小萌:当基础差,起点低的时候,下一点要采取一点措施就可以看见变化,但现在整个标准都提高到现在这个程度的时候,再出成绩是不是就很难了?

秦玉海:在这个基础上要巩固提高,难度就更大,人民群众对我们公安机关的期待也会更高,所以在这种时候,我们更要牢固地树立执法为民的思想,以对人民群众,对党的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更加从严管理队伍,加强我们公安各项工作这种机制建设,同时也要贯彻落实从优待警的各项方针,更重要的是,我们河南公安机关要发扬我们河南的公安精神,就是我们这些年河南公安工作的发展,从发展变化中,我们总结出河南公安机关的河南公安精神,叫做忠诚为民,拼搏奉献,其中有一句很有代表性的反映我们河南公安精神的一段话,就是我们这些河南公安机关这些年,我们的物资保障水平在全国,应该说我们是经济发展相对,人均水平比较低的这么一个省份,警力我们又是全国警力最低的这么一个省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基础又不是很好,在这种情况下要实现公安工作的发展进步,我们提出剑不如人,剑术不能不如人,气势不能不如人,要有这样一种斗志。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

(原标题:秦玉海副省长作客央视《新闻会客厅》 谈“为荣誉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