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四大区推迟一天开放 登城墙拟每5分钟50人

慈宁宫内展出的佛像。故宫慈宁宫区域将于明日起正式对公众开放。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昨晚,故宫博物院官网发布公告称,原定于10日开放的慈宁宫区域、午门-燕翅楼、东华门古建筑博物馆等将于10月11日正式面对公众开放。

故宫解释说,为庆祝故宫博物院建院九十周年,原定在10月10日当天开放慈宁宫雕塑馆、慈宁宫花园、寿康宫、午门-雁翅楼、东华门古建筑馆等区域,观众进入故宫博物院后可免费参观。但是由于10月10日下午将在故宫博物院举办开幕式活动,最终上述区域的开放时间改为10月11日,推迟一天迎接公众。

据介绍,其他区域仍照常对外开放。

焦点

城墙首开放专铺栈道护文物

故宫开放区域日益扩大,清宫旧物的保护问题同样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城楼首次开放,踩踏是否伤及文物?慈宁花园原状陈列,游客太多“不文明”怎么办?

据介绍,除了采取每天限流八万人的刚性措施之外,故宫还采取了一些软办法。以首次开放的午门至东华门城墙通道为例,除了拟定按每5分钟放行50人的频率控制流量外,还专门铺设了木质观景栈道,保证古城墙不遭踩踏。

城墙栈道离地20厘米

每到日落时分,故宫西南角楼外总有摄影爱好者聚集,“长枪短炮”拍摄夕阳角楼。即将面向公众开放的角楼,位于东华门和午门拐点,漫步城墙之上,仰头可看曲折檐角玲珑,远眺可望京城风貌,90年不曾迎客的城墙能否禁得起游人踩踏?

对此,故宫已做好预案——观众脚下踩的并不是真正的明清墙砖,而是专门铺设的一条观景栈道,通道为木质,离地约20厘米,两侧有透明玻璃护栏。

“首要考虑的是城墙安全”,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介绍,故宫首先是文物,开放的同时也不能造成破坏,为此故宫专门邀请清华大学设计了这条道路,并在宽阔处规划成“中”字形的观景区域。如此,既可保证观众游览,又能保护古城墙不遭踩踏,也能避免观众坐在城墙上不安全。

单霁翔说,木质栈道下面也被充分利用,铺设着各种电路管线。“安防、电路都需要考虑”,他说,文物保护与开放是综合系统的工程,需要全盘考虑才能取得最好效果。

故宫方面还为城墙制定了限流方案,划定东南区域城墙最多同时可容纳约200名观众,同时可能按照每5分钟放行50人的频率控制流量。

慈宁花园设围栏防倚坐

在御花园内攀爬树木合影、倚坐花坛等不文明现象,同样影响着故宫的游览秩序。受限于没有执法权,故宫方面另辟蹊径从小处着眼,“定制”了不同的防护设施。

“比如花坛边上,围了一圈木质围栏”,单霁翔以即将开放的慈宁花园为例介绍此种围栏高度可达成人腰部,呈向下倾斜角度,“这样就不能一蹦坐上去了。”

类似的围栏已经在御花园应用,以软性矫正取代反复说教,取得了一定效果。

同样困扰故宫游览秩序的还有观众吃喝问题,去年故宫大力取消了院内小吃店,“大家再也不能在宫里吃烤肠了”,单霁翔说,同时也考虑到故宫区域较大,观众游览难免饥饿而新开了故宫餐厅。

与之类似,慈宁花园东西两侧长房也有可能开设为茶室,供观众饮水休息,“园子这么大,大家可能也累了”,单霁翔说,必须照顾到大家的需求。

对话

单霁翔:“故宫好东西都在台北”不成立

2012年,单霁翔正式接任故宫院长,相较于“掌门人”,他更乐意说自己是故宫的“看门人”。3年来,一度沉默不语被动应对舆论的故宫,正以日益开放的姿态走过90岁生日。单霁翔希望,故宫在为公众呈现日益丰富的文化盛宴同时,也能得到社会共同关注。

谈保护 设置围栏防护罩保护古建筑

新京报:四大区域开放后,故宫整体开放面积会达到65%,新区域会限流吗?

单霁翔:不同的区域也会有不同的限流方案,总体的思路还是量入为出,比如寿康宫寝殿部分,过道很狭窄文物又十分密集,可能最多就让50个人进去,不像武英殿比较大,限流就是200人。但是首座开放的佛堂咸若馆,观众不进入室内就不会限制了。

新京报:故宫长期遭遇着黑导游、黄牛和游客不文明现象,新开区域内有何措施?

单霁翔:实名制售票和“8万人限流”等措施生效之后,多次异常购票的黄牛等得到了一定控制。至于观众不文明现象,我们除了加强监控也在院内设施等方面下了力气,比如多摆坐椅让大家休息,不用席地而坐;比如把御花园花坛旁边的护栏依照不同景致设置隔离区等等,都是能改善大家习惯的小细节。

新京报:开放区有部分文物是裸展,观众和文物的接触更加亲密,对此如何防护?

单霁翔:裸展的文物都采取了防护措施,也设置了围栏尽量不让大家触摸。另外原状陈列展区我们也安装了有一人高的玻璃防护罩,这样既不影响观赏,也保护了古建筑。

破谣言 “我和故宫人从未遇到灵异事件”

新京报:围绕着故宫的各种说法一直不少,对此你怎么处理?

单霁翔:社会公众对故宫非常关注,既有文物方面的,也有很多社会传闻。比如总有人问,故宫的好东西真的都去了台北吗?

其实抗日战争爆发后,1933年2月至5月间故宫博物院将13491箱文物分五批南运,暂存于上海,后转藏于南京。当时,故宫博物院各库藏品数以百万计,大部分保存于原处未动,甚至有的整座库房的文物藏品均未南迁。根据民国时期北平故宫博物院的多次清点,留存北平的文物藏品多达118.9万余件,更有数以百万计的明清档案,为参与南迁文物的20余倍。

至于迁运至台湾保存的故宫文物,档案记载共有2972箱,占故宫博物院南迁文物总箱数13491箱的22%。目前,台北故宫共收藏有来自北京故宫的文物597556件。

但是现在北京故宫馆藏文物总量有180万件(套),还有很多没有展示出来,我们新增开放区域也是为了能让观众看到更多的文物。

新京报:还有一些传闻说故宫有灵异事件,你怎么看?

单霁翔:围绕着故宫的各种故事很多,大多是以人迹罕至的故宫非开放区域为空间进行演绎,月黑风高,古宅深院,孤魂冤鬼,或泣或歌,飘然来去,听来森然恐怖。

但是这些大多是人们在茶余饭后道听途说、添油加醋编造而成,我和故宫人从未遇到过灵异事件。

这次盛产灵异事件的西部区域开放了,也是各个影视剧常常提到的地方,我们揭开这层神秘的面纱让观众自己看,里面是精美的陈设和雅致的庭院园林,并没有什么灵异事件。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黄颖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偷雷峰塔砖的游客患了什么病

在这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中,真正值得关注的不是窃取雷峰塔砖的理由,而是在法律法规与监控围栏的层层保护之下,仍然有人铤而走险破坏文物。窃取塔砖者自称是为老人治病,实际上,真正有“病”的是这些疯狂的旅游者。


亲历五常委批示后的故宫嬗变

故宫博物院10月10日迎来九十周年,我之前受邀参加单霁翔院长主持专家学者研讨。没想到在建福宫(是我当年抨击的会所),没想到单霁翔开场白就是“凯雷很有名”,他的PPT中跳出我五年前“攻击故宫系列微博”。更没想到单霁翔给我一个“熊抱”。


想进步,就得撒票子献身子?

在机关了混了三十多年,不说阅人无数,至少也有“河东河西”的积累。要说在机关混,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譬如像黄健波先生总结的那些情商,在我看来就属于比较“难”的。但更难的还不是这些。


刻在中国人精神上的诺奖红字

这些年来,弹丸小国制造的诺奖也在书写它自身的历史,成为中国故事中不折不扣的境外势力。诺奖所作所为,就是在中国人的精神上刻下红字。有人惧怕它如洪水猛兽,有人奉其为无上的荣誉崇拜。红字熠熠生辉,不是诺奖“刀工”了得,而是此国不断供应了上等“皮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