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大大的春节回乡路

这两天,习大大带着自己婆姨回当年插队的梁家河村给老乡们拜年的消息红遍了网络。相信好多人都和我一样,又一次忍不住为大大点赞,更为那一路上浓浓的家常和乡土味儿。

第一站:梁家河,家常细节的乡土味儿

习大大在梁家河停留了整整4个多小时,他一大早就出发了,从北京飞到延安,再驱车一个半小时直接赶到梁家河,心之所向,也是兑现承诺:“这次来是跟我婆姨一起,她是第一次来,我93年回来的时候就说,有机会要跟我婆姨一起来,这次也是兑现承诺。”

婆姨是陕西方言,习大大不仅能听会说,更熟悉的是这里的人和事儿:“你家的自行车我可没少骑啊,到县城就到他家借车”;“你这穿得还很排场嘛!当老板了!”

原谅我,实在听不清大大这些陕西小伙伴的名字,不过从他们美滋滋的笑声中我知道,大大的话说到他们心坎里去了。

在曾经住过的窑洞,大大给第一次到这里的彭阿姨讲着自己的那些年:“随娃儿他爸爸做饭,后来我就入伙到他家里了,他是过门女婿”,“我记得最清楚的,咱们当时为了有点油,拿苦杏仁在锅上擦,锅热了,把南瓜放进去,再下面条。”

习大大在人民中如鱼得水,梁家河的老乡们也一点没把他当外人。告诉你几个细节感受感受吧:——习大大口中的随娃儿,大名石春阳,有着陕北农民的质朴,久别重逢,一点不陌生,习大大拍拍他,他也拉着大大的胳膊晃悠了半天,自己高兴得还点起了一根烟,习大大跟他开玩笑:“春阳,你还抽烟呐……”

——梁家河村委会院子门口到办公室,100来米的距离,大大走了近20分钟。乡亲们谁都要拉着大大唠上几句:“你是谁家的?”“我是谁谁家的二闺女”、“我是谁谁的大儿媳妇”、“我是谁谁的大儿子”……,场面看着有点拥挤,但绝对是真情流露,本色出演。

——还有不少人送大大鞋垫和千层底布鞋,鞋垫上绣着陕北风的图案:“习大大,这是我做的鞋垫,上面写着常回家看看……”

很多人说,人生最重要的是选择自己要走的道路,令人感慨的是,这位中国最大的官当年选择从政的理由就是“要为老百姓办好事”:“我在这里7年,最重要的是选择了我的道路,在做支部书记的时候我就想,今后如果有条件有机会我要从政,要做一点为老百姓办好事的工作。”

第二站:照金,革命不能忘本

离开延安,习大大来到铜川照金。和延安一样,这里也是革命老区,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在此创建了西北第一个山区革命根据地——陕甘边照金革命根据地。追忆历史,习大大说:“如果没有群众,咱们(中国共产党)存在不下去,在这里咱们能硕果仅存就是有群众支持。”

不能忘记自己是从哪儿来的,是大大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而老少边穷的脱贫致富问题也一直是他最关注的。

——在主持陕甘宁革命老区脱贫致富座谈会上,他再次强调了精准扶贫的重要性:“幸福美好生活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要靠艰苦奋斗来创造。各级党委和政府要贯彻精准扶贫要求,做到目标明确、任务明确、责任明确、举措明确,把钱真正用到刀刃上,真正发挥拔穷根的作用。”

——在视察老区的希望小学时,他说:“革命老区、贫困地区要脱贫致富,从根儿上还是要把教育抓好,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国家的资金会向教育倾斜、向基础教育倾斜、向革命老区基础教育倾斜。”

第三站:西安, 中国梦

西安,十三朝的历史古都,也是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重镇。春节回乡路的最后一站,习大大选择了西安。在这个被认为是中国过去、现在、未来缩影的城市,习大大再次谈起了中国梦:“我们朝着更加宏伟的目标在努力,两个一百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现在人们更向往生活质量,为了人民美好幸福生活的追求,我们一定要科学发展,这不是一句话,是靠做出来的。”

延安、照金、西安,一路走来,习大大收获了家乡人欢迎他回家的质朴热情。春节回乡路的尾声,他也又一次来到最普通的民众身边,为他心中最有分量的人们送上新春祝福。接近午饭时间,小区里人头攒动,不少大爷大妈都举起DV和手机,记录这个幸福时刻:“羊年春节,我来给大家拜个早年,看到你们这个社区各方面都很好,希望你们生活更加祥和,家庭美满幸福。祝每个家庭、每个居民、每个孩子在羊年生活愉快幸福、工作顺利、事业有成,祝老人们健康长寿。谢谢大家,给大家拜年!”这就是今年,习大大春节回家路上的故事……(完)

(原标题:独家:习大大的春节回乡路)

编辑:SN089


北大易帅:史上少见

林建华面前,同样是一条类似的道路。行政上的事务一流、科研上国际一流大学的目标期许,高校“去行政化”的标杆样本、以及北大作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精神路标,每一个,都没有留给他太多休养生息的时间。


权贵与民粹合流是改革敌人

将“民意的道德优势”和“权力的决断优势”结合起来,一方面似乎有着“民意支持”的道义正当性,有部分民意的支持,有专家的论证,占领着道德高地,一方面突破正当程序和制度规范,绕过舆论和制度的监督,绕过法律,冠冕堂皇地作恶,理直气壮地拍板。


双酚A的历史命运

既然婴儿奶瓶和奶粉包装材料都已经不再是问题,打印小票上的双酚A也就更加不大可能成为问题。所谓“打印小票致癌”,也就更加不靠谱了。


安倍推助日本修宪谋求新路径

安倍晋三突然降低修宪的调门,并不是要改变初衷。他是通过调整修宪的形式,让政坛的各个政党协调接受,让民间的百姓草根愿意接受,让军事盟友美国“大哥”欣然接受。这种修宪的核心是没有改变的,那就是要让日本成为一个“可以参加战争的国家,那就是要突破日本宪法的核心!